首页 我们夫凄这些年 下章
第14章 还说得难听
 其实要是按比例来说,有些失衡了,影响了整体的顺滑感,不过那么丰一个,还是很吸引眼球的。腿比例也不错,虽然矮,但是不觉得腿短,唯一感觉不好的,是脸有些长了,颧骨也有些高。

 我和郑哥聊了几次,郑哥南方人,打字有时候都是繁体的,逗。相互看了照片,很快就确定了见面活动一次,地点是成门那边的一个酒店,郑哥定的。比较遗憾的是我和郑哥的聊天记录和我那台古董笔记本一起丢掉了,有我和郑哥细细回味我们四人一共两次活动的很多细节。

 我很喜欢事后和当事人细细的聊过程,所以之前写的,都可以查看当时的聊天记录一一复原,所以这次不可能像之前和矛盾、海归、黑夜那几次写得那么生动细致了,记着多少写多少。当时是07年6月份,北京很热了。

 我们是在房间里见的面,四个人坐在上和沙发上聊了一会,也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不过却知道郑哥是娱乐圈的人,给很多二、三线明星当助理。他讲了很多娱乐圈的内幕,呵呵,很多都不记得了。

 有印象的是赵薇,说赵薇是很洁身自爱的艺人,像之前穿日本军旗事件、被泼粪事件什么的,都是因为她不答应一些过份的条件(现在叫潜规则),得罪了一些名人,所以才被算计,是少有的靠自己努力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明星。

 还有范冰冰,那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哪个导演没睡过她?他还说了徐静蕾也是个大货,喜欢作家,今天是王朔的女人,明天是石康的女人,后天是韩寒的女人,大后天又成了石康的女人…

 等等知名的作家,她是转着圈的当人家女朋友。我的子和小雅都穿得很少,低,都是半个在外面。

 而且两个人都很白,笑起来脯一颤一颤的,我和郑哥的眼睛就没离开过他们的。我子去上厕所,郑哥看了我一眼,就跟进去了,我和小雅有点尴尬,我这个群老手竟然有点紧张,毕竟是第一次玩换,一会厕所里就传出飘飘的呻声。

 我坐到小雅身边抱着她,问她是不是第一次玩群?她说不告诉我,呵呵,女人基本都这么说。

 我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好,就抓住她的房开始,她很快就入戏了,用手摸我的下体,感觉也是老手。我还没进去,子都没的时候,郑哥和飘飘就出来了。

 我子被郑哥把房掏出来放在了衣服外面,短裙也掀在上。郑哥把我子放在上,当着我和小雅的面就开始吃我子的房,还说和小雅的一样好吃。我也把小雅放在上,我和郑哥并排的着对方的女人。

 郑哥很熟练,还和我说着小雅怎么舒服,我也告诉他我子喜欢在上面,后来就换了女上位的姿势,还是我们在一张上一起做子还和我接吻。

 两个女人房都很丰,上下舞动,小雅在我上面的时候,还会自己抓自己的部,感觉很野。我记得我们并没有太多的花哨,我了小雅两次,郑哥应该只了我子一次,我发现我只要看到飘飘被,就能硬,呵呵!

 郑哥不出意外的对我子大加赞赏,说我子很听话,很好,‮妇少‬的感觉,良家的感觉,他说他就喜欢玩别人老婆,刺。我说小雅也很不错,股不输给我子。郑哥说小雅感觉太职业了。

 有时候不知道是真是假,不像我子,每次呻都是被他出来的真实感受。我也问了郑哥我一直怀疑的地方,就是他们是不是真的夫。郑哥也很诚实的告诉我不是,他们就是以夫名义玩,小雅是他的情人,而且,小雅也是刚和一个明星分手才和他混在一起的,说小雅就是傍男星,也多是三线或者四线的明星。

 但是就算很不出名,只要有地方去唱唱歌,就会比一般人有钱。娱乐圈就这样,小雅跟的都是这样的,她姿不错,很好找,人家也就是图个有地方发。写到这里,又想起个事情,就是很多单男找情人冒充夫,其实要是和真正的夫玩,一接触就可以看出来。

 夫之间的感觉,不是情人或者炮友临时凑一起就能有的,不是夫,很难装得像,之后我们又玩了一次,这次还有矛盾,所以可以仔细的介绍一下。我们和郑哥他们玩完以后,矛盾多次问到我们玩的情况,我也就给他简单说了一下。

 后来矛盾弄了个临时会话的群,我和他还有郑哥,我们三个聊了聊,矛盾和郑哥讨论我子怎么才过瘾,看得我手了好几次。矛盾说我子嘴上功夫很厉害,郑哥就很遗憾,说那次没有好好体会,就顾着了。

 矛盾说:“那还不正常?那么的一个货,一开始肯定猛,先过过瘾啊!”郑哥问矛盾过我子几次,矛盾说我很大方,喜欢看自己老婆被,老找他,很多次了,我老婆也很喜欢被他,每次都能水,身上所有的他都玩过了。

 我想,郑哥一定也和我一样听得火焚身的,不住地说对,说像飘飘这样的人,就应该长期的玩,越熟悉越好玩,而且还要猛烈地。矛盾也不停的应和着,说我子的房很不错,不仅大,形状还很好看,郑哥也赞同,说他们俩要是一人吃一个,那场面还不把我刺死。

 矛盾还问郑哥眼儿了没有?郑哥说没有,没来得及,矛盾说太遗憾了,飘飘的眼也很会夹人,有机会可以玩玩,还问郑哥想不想看飘飘水?郑哥说很想,然后就问我,能不能一起来一次,他带上小雅,我们五个聚一次,说实话,我被他们说得很亢奋了,想像着自己的子同时被两个男人干的场面,郑哥房、矛盾道,不知道是个什么感觉,一定刺。我马上就同意了,矛盾和郑哥都很兴奋,矛盾说要先把飘飘弄水了给郑哥看,郑哥说飘飘这样的人被单男玩出水,肯定特别不好意思。

 矛盾说根本没有不好意思,说郑哥就玩过飘飘一次,还不了解她,说我子属于被干上了就完全投入的人,谁干她,她就是谁的女人。说得郑哥哈哈笑,对矛盾说小心我生气,我说没事,和矛盾熟悉了,他说话我能接受。

 而且,我对他们说,在网上,怎么刺怎么聊,我都能接受。玩起来也是,可以想各种花样玩我子。

 但是不玩的时候,或者离开话题的时候,还是要互相尊重。他们都说那是应该的。有了我的这种态度,他们更加说得刺,郑哥说,先水会不会飘飘就足了。

 不爱被他们了?矛盾说:“不会的,那个需求很高,一次水绝对不够,有次了水被我们干了一通,我在干她,她还股配合我呢!”郑哥还是大笑,表示他没玩过这么的‮妇少‬。

 之前玩过几个良家,都很腼腆,没有这样的。矛盾马上邀功,说要不是他,郑哥不上这么有味道的女人,到时候要让他先干我子的眼儿。郑哥说不行,眼被干过不是很快就能恢复,就没有那么紧了,他要先干飘飘眼。

 我说:“不会的,我子后面我和矛盾也先后用过,感觉差别不大。”矛盾说:“对,他老婆恢复快,适合做女,哈哈,可以连续接客。”郑哥也笑,说我子要是做女了。

 那就是中国男人的福气,会有很多人玩到这么好的货的。我说:“你们说得我都硬了,一想到我子被很多人玩过,那种下的感觉和是我合法子的身份冲突,我就会很兴奋。”郑哥说,他也硬着呢,还想干我子。

 我说:“我要先干眼,没你们的事儿。”郑哥说:“不可以,到时候小雅是我的,你子是我和矛盾的公,你不能碰,只能看。”

 矛盾马上应和,说那天飘飘就是他们的玩具,他和郑哥要展示怎么双人玩飘飘给我看,其实还是为我服务,我还可以一边干小雅一边看。我想像了一下那个场景,涨得难受。

 郑哥还说,我子从后面干感觉很刺,我马上表示同意,说我子的比例很大,那个曲线很动人。

 郑哥说不能扶着我子的,要扶我之间…最细的地方往下开始变宽,但又没有到那里。又说我子那里的很有质感,有两块很有弹的肌

 郑哥说,女人那里有很让男人,手感非常好,扶着舒服,从手心传来的感觉都刺,是专门让男人从后面时候扶着垫手用的,我子有,真是天生的做用的女人,好歹碰上我这么一个开明的老公,不然这么好的身体就一个人玩,太浪费了。

 这种货就是应该大家一起玩的,老天爷就是这么安排的。说得我几乎。矛盾又连连说:“是,对,就要扶着那里才舒服。”说飘飘就是上天安排给男人着用的。

 我敢打保票矛盾没注意过这个,他不是那么细腻的人,后来子过来看,我马上就把她就地正法了。

 得很快,呵呵!子说我们很坏,拿她意,还说得那么难听,我说:“女人被男人意可是这个女人的好事,说明她太吸引人了,你见过有人去意芙蓉姐姐的吗?没有吧!”

 子按着我的脑门让我一边贫去。晚上又是我和飘飘光了抱在一起,一边聊着天一边睡着的。写到这里。

 又想起一个事情,就是很多男人在对自己女人发完了以后,都会马上睡觉或者和变了一个人似的,连抱抱的兴趣都懒得有,这点是很让女人难受的。  M.MmFFxS.COm
上章 我们夫凄这些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