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们夫凄这些年 下章
第13章 个子很矮
 后来我子在矛盾手指快速的抠弄中水了,说是得很远,有一米,然后两人在沙发上休息,着气躺在他大腿上,他摸着我子浑圆的大股,每次碰到部,我子还要小抖一下,很好玩。

 然后我子爬起来给他吃,并一直看着他,矛盾说了很多我子口技好的话,他就摸着我子的长发,玩着我子的股和子,听着我子因为吃他而发出的“滋滋”声。

 矛盾还说我子自己念叨,叫他的赶快硬起来,好接着玩。又说我子没有我在场,要比我在的时候得多,也,然后马上问我这么说生气不生气?我说:“没事,我就喜欢聊我子,你怎么说都可以。”

 矛盾打字也很快,说我子很快就把他的吃硬了,然后很的去拿保险套给他戴上,就像奴隶伺候主人一样,他把我子抱到上,趴在子身上干了很长时间,和我子接吻、子的房。

 一会狂、一会缓慢。我子是在他身上的,腿和手都抱着他,还自己动,一边说他“很厉害”、“舒服”、“干我”、“好强”之类的话。

 矛盾说他一般第二次都能做很长时间,后来把我子搬到桌子上,让她躺在上面,股搁在桌边,他正好站着入。

 子叫得很动情,‮腿双‬还是在矛盾上,让他使劲。再后来,矛盾坐在单人的凳子上,子骑在他身上玩了一会。他说我子很努力想夹他,但是他忍住了,后来子累了,说:“你怎么还不啊?”

 矛盾说:“不够,喜欢你。”子就笑,搂着矛盾的脖子缓慢地动,然后还聊天。矛盾说子问了他很多工作上的事,这么一边一边聊天的感觉很好,像情人,问我不然就让他当我子情人吧?我说:“这个我说了不算,要我子有感觉了。”

 矛盾说,那要我多提供他子的机会,说现在我子很喜欢和他做的感觉,说他也有家庭。

 也不会破坏规矩,对我们很合适。矛盾说后来聊到他的女儿,他女儿上小学,他慢慢就软了,掉出来了,我子光着身子从他身上下来,还问他需不需要一次。

 矛盾提出先去吃饭,两个人出宾馆打的到无等山吃的烤,那是我子很爱吃的一家烤,每次我们去昌平都要去吃。

 晚上8点多吃完,回到宾馆又开始‮情调‬,然后子和他玩了69式,互相抱着股吃了很长时间。矛盾说我子被他吃得发情了,坐在他身上又开始做,还说我子穿丝袜很好看,尤其喜欢看我子大腿那里丝袜的边,很刺

 我倒是没想到,问他回宾馆没把我光?矛盾说:“哈哈,没来得及。”他问我子:“还做吗?”我子说:“随便。”

 就开始衣服,把连衣短裙和内衣了看着他,他就冲过去抱着子抠道,然后就开始做了,他还说我子是他玩过的最的女人。我子后来高了。

 是他让子用她最喜欢的女上位骑着高的,矛盾说他当时还没有想的感觉,就抱着子接着干。

 直到子求他赶快出来,最后是穿上衣服要走了,子给他用手和嘴弄出来的,不过最后那段没有得到子证实,子说回去宾馆倒是又玩了会,最后她用手给矛盾出来的,两人就走了,女人总是不好意思说得太详细。

 不过矛盾说的也肯定有些水份,呵呵,不必深究。我后来见到子,肯定要再让子给我讲一遍,一边做一边讲的那种。还问子我不在,为什么她那么子说才没有,再说,我不就是希望她特别吗?刺得我狠狠地了她几下,说:“之前还说不想去,去了就玩疯了。”

 子看着我说:“去了还不玩个痛快?反正你也不用我,我以后找人排队干,没你的份。”我疯狂地着飘飘。

 直到。我记不清是不是这次飘飘和我说的了,她说我不在场和我在场,她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我不在场,有种小孩子赶上大人不在家的兴奋感觉,很想堕落。我在场,她觉得自己被别人还被我看,身体里就有一种激动往外冒。

 她最喜欢的是和别人玩完了再和我单独做,觉得能得到一些安慰,这段话是我觉得我子说得很经典的话了。***其实,对待让我子和单男单独出去约会,我一直都很纠结。

 虽然可以享受到那种子偷人的快,事后和当事人聊天,也可以从对方的叙述中得到很大的刺,但是总是不放心,怕对方玩得过火什么的,或者和海归一样,再弄出点故事来。

 相对于我子这边,我倒是比较放心,她很爱我,经历了这么多,我们俩之间的感情也一直保持得很紧密,她似乎也可以把爱当成一种游戏。

 很少有女人可以这样的,很多女人的感情和身体是连在一起的,和你做,就会喜欢你,或者说,喜欢你,才会和你做,不过这需要培养,首先是两人感情要非常的好。

 然后在这个性游戏中,还要不断地想办法加强两人的感情,所谓打江山容易保江山难啊,让群3P变成夫生活的调味品是需要多下点工夫的,不然,玩得时间长了,小心你们夫变成了调味品。

 我还是那句话,我的思想太重,所以促使我冒险尝试一些普通人不敢尝试的东西,就是拿出自己的子用来群

 而在接受3P的夫中,我又敢冒险让子单独约会单男,这也是很多圈内夫不敢做的,其实,让子单独约见单男而不影响感情,比让子从普通爱到接受3P要更加容易。

 每每我和单男回忆完自己子和对方出去的内容后,都会非常非常的讨好子,更加关心她一下,这个可不是虚假的感情,那种“讨好”也是发自内心的。

 问问子有什么不满意的,对方做了什么过份的事没有,毕竟是自己合法的伴侣嘛!这也是我和单男聊完过程,都要在和子边做边再聊一遍的原因,这样,必要而不乏味。

 总结一下写到目前的单男,我写的他们那些网名,包括以后有些人会写到名字,都是他们网名或者名字的一部份或者谐音字,这点大家很好理解,不给别人惹麻烦嘛!呵呵。

 其实素质比较好的单男不是只有黑夜一个,我也还碰上过几个,比如有个叫“青草”的,当时是38岁,戴个眼镜,很斯文,我们玩过两次左右吧,都是抢着结帐,有次半夜玩完了还请我们去东直门簋街吃的麻辣小龙虾,一顿吃掉他五百多,看我子喜欢吃,说下次还来,很大方。

 我子对他也很有好感,只不过他那方面很一般,不大,能力也不持久,而且太斯文了,连进去都是一下、一下的很缓慢地进行,他最喜欢和我子接吻,在网上和我说得最多的也是和我子接吻的感觉。

 我记得我们玩的第一次,我子光着身子坐在我身上自己扭动股,青草在一边用蹭我子一下一下晃动的房,竟然没一会就了,比我还快。我们之所以再和他接触,也就是因为他人好,也很会聊天。

 后来一直没有再接受他的邀请去开房,但是他仍然和我在网上有联系,问问我们的近况什么的,保持了很长时间的联系,后来我换QQ,没有他的号码,也就失去联系了,还有的就不赘述了。

 因为素质再好,也就和黑夜是同一类型而没有超越,我都是挑的很有特点的写上,所以重点写了一个黑夜就可以了。

 素质不好的单男就更多了,五花八门的,但也不是都和海归似的特别坏,有的只是比较烦人,或者比较算计,再或者说,不是我们喜欢的类型吧,聊了两句没有好感就不接触了。

 有些接触了一次感觉不满意我不再接触的,基本上只要有我子联系方式,都会单独约我子试试,毕竟玩这个的都是喜欢刺的,需要的。像小赵这样的,把我子约出去了。

 玩了个遍,很很刺,对自己还没有任何损失。网上认识的人,甚至可能连告诉你的名字都是假的,就是顺手拿走了你的财物,离开之后你也再找不到他们。

 这样的心态,对他们来说,何乐而不为呢?这个游戏注定了这种接触方式,所以真正需要控制的还是自己的子,多在子身上下下工夫,比去骂那些单男中的次品要有意义得多。

 单男的选择也很重要,多聊聊天,多了解一些,假话时间长了总会看得出来,我之前就是太着急见面了,子被玩了,还没达到我想要的效果。

 矛盾经过了那次和我子的单独约会,更加热切的在网上和我聊天,我忙的时候,也只好躲着他,不过让我意外的是,他给我们介绍了一对夫。矛盾并没有和那对夫玩过。

 只是聊天过,大概是感谢我把子单独借给他玩了一天吧!那对夫比我们大,男人40岁,172左右吧,比较精神,我叫他郑哥。

 女人33岁,叫小雅,不知道是网名还是真名去了姓氏,保养得很不错,个子很矮,155公分,整体感觉比较瘦,但是巨大,真的是瘦胳膊瘦腿小细加上一个大房,比我子的还大。  m.MMfFxS.coM
上章 我们夫凄这些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