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家庭风懪 下章
第二章
 “哇…阿明…你的东西好大喔…给大姐看看…”她伸手‮弄抚‬了一阵以后,就要我的子,我就任由她。她下我的内,我并没有因此而起。

 “阿明…你的东西…还没站起来,就这么大…要是站起来那还得了…”她说完竟低头将我的具含进嘴里起来。

 我再怎么说也是个正常健康的男人,经过一个几乎光溜溜且姿不差的女人如此挑逗,想不起也难,一下子就涨得大姐的嘴巴几乎含不住了,“嗯…好大…好…阿明…等一下大姐一定会受不了的…嗯…”含了一会儿,我仍不表示任何态度。

 大姐一边含着我的具,一边拉着我的手去‮弄抚‬她穿着三角户。“阿明…你坏死了…摸得大姐…好舒服…再…再进去一点…”

 她自说自话的干脆将自己的三角了下来,让我的手指沿着她那条裂来回‮弄抚‬,顺着她出的水,发出“滋滋”的声响。

 “啊…阿明…你好坏…你坏死了…你想要大姐…对不对…”“想要你什么?”我倒想看看这个女人到什么程度。“坏死了…你想要…想要干你的亲姐姐…对不对…没关系…大姐都被你逗成这样了…你想干…就给你干吧…”

 “是吗?是你想干,不是我想,这点要搞清楚,有什么后果你自己负责。”我对这个无的女人有点忍无可忍。“好嘛…好嘛…坏弟弟…是大姐想干…大姐想干你…想用我的小…强你的…你满意了吗?”

 “是你自己说的,我没你。”这个女人为了想从我身上得到父亲的那笔钱,已经无到了极点,马上跨身拨开自己的户,握着我的具,顶住口用力一坐。

 “滋”一声,我的具全部进大姐的小里面。“好…好…好啊…大姐要干你…干死弟弟…强弟弟…好美…”大姐疯狂的上上下下的‮弄套‬,不一会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

 “阿明…你被大姐干得……我不行了…你来好不好…好不好嘛…”“可以,是你要的,我没要求你。”“是…是大姐自己要的…要弟弟姐姐的小…”“好。”

 我翻身将她的‮腿双‬抬起,将具狠狠的进她的。“嗯…好死了…阿明…你好会…大姐…给你死了…小不行了…好…好哥哥…你是我的好哥哥…我是…我是哥哥的小妹…小…小被哥哥干得好…我快出来了…停一下…姐姐了…不要了…”

 在我一阵狂猛送之后,大姐了身,但是我没理会她的语,仍死命的送,一下子她已经叫不出声音了,似乎晕厥过去的样子,我最后将进她的里面,没理会她,翻身就睡了。***

 第二天醒来时,大姐已经不在了,我梳洗了一下就准备出门。经过客厅的时候,大姐已经等在那边。“阿明…来…趁妈还在睡觉,大姐有话跟你说。”“什么事?”“阿明…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以后你打算怎么办?你可不能辜负大姐哦!”

 “哼!是你自己要的,自己发,说那么多干什么?”“不…阿明…昨天…昨天你进我里面,大姐可能会怀孕,你不能不负责任。”“你可以到处去说没关系,我不介意。”“你…”大姐气得就要发作。“以后怎样,就要看你的表现了。”我马上接着说。

 她听了就转怒为喜,说:“好,大姐不会让你失望的,你…随时想要…大姐都可以给你…好不好?”“给我什么?”

 “你好坏,给你…给你咯!”大姐的无我已经领教过,这种话我只当作没听到,一会儿听到妈妈起的声音,我就出门去了。***

 这一天父亲的情况仍然没有什么变化,近中午时我才回家,而同样的问题仍不断的扰我的耳朵。“怎样?你爸说话了没有?他说什么?”两个女人仍连珠炮似的问个不停。

 “有啊!阿爸只说什么…钱…然后就没再说什么了,我明天再去看看,也许慢慢的他会说多一点,”

 我的话正对了她们的胃口,两个人都出垂涎贪婪的神情,纷纷点头称是,后来大姐偷偷的告诉我说,她要连夜赶回台北,跟她老公办离婚,叫我等她“好消息”

 而我只是嗤之以鼻的不置可否。她离不离婚关我什么事?傍晚时我去找老同学叙旧,原本预定会晚点回来,但是同学有事外出了,所以八点多就回来了。

 进门后听到屋后几声轻微,像是在呻的声音。我循声探头到厨房,发现母亲正被一个背对着我的男人起裙子,抚摸着她的私处。“啊…不可以…会被看见的…你快走啦…阿明回来就完了!”很显然这个男人就是母亲的夫了。

 我随即退出,并躲到屋外,我想看看这个男人是谁,一会儿大门被打开,这个男人出来了,我从远处藉着门口的灯光看到这个人的脸,顿时怒火冲天,原来母亲的夫,那个市场卖菜的,竟然就是我今晚去探访未遇的小学同学。

 我抄了一子,随后跟他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时,我叫住他。“啊…阿明啊…哈…好久不见了…听说你退伍了…”他一时做贼心虚的不知所云。“是啊!哼,好久不见了,你…好…啊!”

 我随即一挥过去,只听到“咔嚓”一声,他的右手骨被我一打断。“啊!”他一声杀猪似的惨叫。“或许你不知道我为什么打你,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刚刚去你家找你,可是你不在,我就回家了,接下来的事,要我说吗?”

 “阿…阿明…你不要误会…我跟你妈…没什么…”我又是一往他的小腿敲过去,又是“咔嚓”一声。“啊…”又是一声惨叫。“你最好说点我想听的,怎样?”“我…阿明…你放过我吧!我保证以后不会了。”

 “真的吗?你拿什么保证?”我高举起木做势又再挥过去。“不要…好…阿明,我明天…明天就离开这里…到我山上亲戚家去,保证不会再看到我了,好不好?”“要是不小心再让我看到呢?”“不…不会…保证不会…我现在就消失。”

 他为了保命,不顾疼痛,拖着骨折的手脚就要离开,但是力不从心。我把他扶到村外一家国术馆门口,把他丢下。“你是怎么受伤的啊?”我语带威胁的问。“我…我是被一群小氓打伤的。”他确实反应很快。

 “很好。”我扬长而去。***回到家以后,母亲看见我这么早回来,似乎有点惊慌,仿佛夫还在在屋里似的。

 “妈,你别紧张,我去找我的好同学,可是他不在,就回来了,不…过,巧的是刚才竟然在门口碰见他了,他说正好来拜…访你,我为了感谢他这么有心,就打断了他的手脚谢谢他的关照。”我语气平淡的说着,母亲的脸上已是一片惨白,无言以对,楞在当场。

 “我想我这个做儿子的当兵时,没能好好孝顺妈妈,由好同学来代替,那也是应该的,所以好好的谢谢他是必须的,妈,你说是不是啊?”“是…是…”母亲已经被我吓得一阵哆嗦。

 留下吓得两眼发直的母亲,我迳自洗澡去了,在浴室里,我反复的想着这件事情,不知道我是不是对母亲太残忍了点。

 毕竟再怎么样都是自己的亲生母亲。我洗完澡后离开浴室,发现母亲已经不在客厅。我蛮怕母亲会想不开,所以上了二楼母亲的房间,敲了门并没有回应,我应声将门踹开。

 结果发现母亲好端端的坐在沿,仍是不发一言。“妈!”我走了过去。“阿明…妈…妈对不起你!”妈低泣着。“妈…别想了,事情过去就算了,我不会怪你的,唉…我也不对,你才四十岁而已,你有你的需要…算了…妈…别再想了。”见母亲似乎已经宽心,我才离开。

 ***晚上,我正准备睡觉时,母亲来敲我的房门。“妈,什么事?”“阿明…你大姐回台北了…”“我知道,怎样呢?”“其实…你跟你大姐昨晚的事…妈妈都知道…”“这…”

 “妈没怪你,妈知道是你大姐自己引你的。妈是想说…如果…如果昨天…引你的是妈妈…你会怎样?”“妈…你胡说什么啊?”

 “妈不是胡说,妈现在就…”母亲没说完就开始衣服。“妈…你干什么?”我企图抓着她的手,不让她下去。

 可是已经来不及。母亲身上的连身裙,一下子就掉落下来,母亲里面只有一件三角,丰房,隆起的户,茂盛的已从三角边缘跑了出来,看来母亲是有备而来。

 “阿明…妈…好不好看?”“好…不…妈…不可以这样?”“为什么不可以?你跟你大姐已经伦了,你还在乎多一个妈妈吗?”“这…”“阿明…抱我…”母亲赤着身体往我身上靠。

 “妈…不行啊…我…”“我不管,你要赔我一个男人。妈很空虚,需要男人,你难道希望妈再去找别人?”“当然不…”“那就好了,肥水不落外人田,别考虑了,来…”

 母亲说着就开始我的衣服。我不知所措的任其摆布,最后母亲终于下了我的内,而我的具,竟不知在何时,已经起到极点。

 “嘻…小鬼…还装,你看你的已经变这么大了。”母亲一手握住我的具,往她的小腹摩擦,态毕无遗。

 到这种地步,我也豁了出去。“好,你这货,来吧!让儿子来足你吧!妈妈,想干吗?说啊?想要儿子干你吗?”我肆无忌惮的握住她的双说。

 “啊…这就对了…想…妈好想…想要你来干妈。啊…昨天在你门口…听你大姐干你的时候…妈就想了…也让你干…听你大姐的声音是那么舒服…妈也想要…”“那你还等什么?”“好…来吧!进来…趁你大姐不在…也让妈享受一下…”

 母亲说着就往上一躺,并自动把‮腿双‬高举,出肥大的户,等我提上马。我看到母亲如此,也毫不客气的就握着具,狠狠的“噗”一声顶进母亲的

 “好…果然美…难怪你大姐…会叫得那么…舒服…再来…好儿…用力干吧…”“你这大货,不白不,今天就让你个够。”我死命的狂,直干得母亲叫不停。  m.MMffXS.coM
上章 家庭风懪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