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己凄人凄 下章
第07章
 赵天财开着轿车奔驰在山路上,因为不是假、加上这里本来就是通往山区的道路,因此路上的车子并不多。

 廖秋香与陈秀两女坐在后座,两个人都是双颊晕红,全身不自在的微微扭动着,两双手都按在大腿上,抿着樱仿佛在忍耐什么似的。

 “天财…我们要去哪里啊…”陈秀开口问道,但赵天财只是神秘的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车子开进山中,却中途转入了一条产业道路,只见前路越走越窄,本来铺着柏油的路面也被碎石取代,路的两旁也满是茂盛的林木,什么自然风光都有,就独缺人类。

 赵天财将车停在一间破烂的红砖瓦屋外,后座的两个女面面相觑,不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

 赵天财走下车,四处张望了一会儿之后,才回到车的后座,将廖秋香倒,把她身上的大衣解了开来。

 不合季节的大衣下方,赫然是一丝不挂的,娇美的女体就这样暴在夏日的光下,廖秋香全身上下只有一条丝袜,而仅及大腿的丝袜上,还夹着一个粉红色的开关,一条电线直接连到她濡的里去。

 “看来早就准备好了嘛?”赵天财笑着说道。

 “坏…坏人…都是你把这种害人东西放进去…人家才会…”廖秋香红着脸否认着,一旁的陈秀则十分兴奋的等待着接下来的戏码。

 赵天财笑着出深藏女体当中的跳蛋,改用自己的捅将进去,廖秋香痛叫一声,但双手却紧紧抱着他,尝过甜头的美体也欣喜的接受他的进入。

 被晾在一旁的陈秀嫉妒的看着他们,直到赵天财一边干着廖秋香,一边抬起头对她说:“你先让秋香姐一下,等会儿我再好好补偿你。”

 这句话听在陈秀耳中,无疑是天降纶音,她高兴的躺在廖秋香身边,以男人所不具有的细腻让廖秋香得到另一种类的快乐。

 “啊啊!秀…秀不要咬…啊!人家的…房…嗯…啊…”廖秋香虽然这么说,但却部让陈秀更好,她的部虽然没有陈秀的大,但形状、感度俱佳,惑力一点也不输给陈秀的豪

 “秋香姐的部好软…好好摸…人家好想喔…”陈秀陶醉的吻着廖秋香的粉颈,双手爱抚着她的双峰,调戏着那对坚红尖端。

 在赵天财狂风暴雨般的蹂躏与陈秀的温柔包容下,廖秋香只能无助的任由快恣意冲着全身,爱很快就染了新车宽阔的皮置座椅,还不断一滴滴地往下掉。

 “你的水好多啊…”“都…都是你害的…你这个害人…干了人家…还…啊…还说这种…嗯…羞人的话…人家…要不是你…哪会那么多…水…”

 “哦?你是说不要我干你?”赵天财作势要拔出,但廖秋香却拼命夹着他不让这销魂离开自己的

 “才…才不是…”

 廖秋香着急的样子,正是赵天财想看的,他趁着这一瞬间往前重重一顶,把廖秋香的和泪水一起顶了出来。

 一阵几乎让廖秋香无法息的猛烈,让她全身起了一阵阵不规则的颤抖与搐,赵天财这招没有任何女人抵挡得了,廖秋香自然也不例外。看着身下女人近乎持续不断的高模样,陈秀除了畏惧以外,被跳蛋持续折磨着的也期待着轮到自己的时刻。

 “啊啊啊啊…”二十分钟后,廖秋香发出连车外十公尺都听得到的哀鸣,全身猛烈搐了几下,一股股从被满的中涌出,赵天财享受着的感觉,许久才将尚未的大从失去意识的廖秋香体内拔出。

 “接下来…就换你了…”赵天财抓着对着陈秀甩了几下,光这样就让陈秀兴奋得几乎晕了过去。

 “不过要在外面!”赵天财说出真的会让陈秀晕倒的话,不过她还是依照赵天财的命令下身上的大衣,除了一双丝袜以外全身光溜溜的走到外面去。

 全身赤的陈秀四处张望着,生怕有人看到她如此不堪的模样,但她不知道这条产业道路其实已随着废村而荒废许久了,除了赵天财这样的有心人以外,根本不会有人车经过。

 “天财…你要做什么…”陈秀怯怯的问道,虽然自己的年纪比他大,但这段时间以来,赵天财已靠着比野兽更强大的能力征服了这两个美女的内心,不知不觉间,她们已将自己定位成赵天财的奴隶了。

 “趴在这里!”赵天财下令道,陈秀虽然有些害羞,但还是乖乖趴在引擎盖上,翘高美对着他。以她的经验,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她自然很清楚,但赵天财的举动却还是让她尖叫了起来。

 “啊…那里…不行…啊!”陈秀的微弱抵抗阻止不了赵天财的进,只见他出早已抹上凡士林的大往前一撞,整个大头分开她的,没入后庭当中。

 “呜…”陈秀咬牙忍着撕裂般的痛楚,她和廖秋香不同,她有过的经验,但后庭被这么大的东西侵犯却仍然是第一次。

 有过廖秋香的经验,赵天财这次熟练多了,既然最大的部分已经通过了,其他部分也就顺势一杆到底,同时在陈秀身上,着她的巨,减轻她的疼痛与不适。

 “嗯…天财你好坏…”陈秀趴在引擎盖上,后庭的痛楚让全身不断颤抖着,但女人的身体原本就比较能耐痛,很快就渐渐适应下来,快与期待也随之而生。

 “我就是坏!”赵天财故意顶了几下,把陈秀顶得尖叫连连,带着些许丽的嗓音也让他诧异的发觉陈秀已然有了快。因此,赵天财不再姑息,缓慢来回几次之后就开始加快到近乎全速的境界,把陈秀干得叫连连,一双巨大的房也不断拍打着引擎盖,发出沉闷的声响。

 “啊啊…天财…好弟弟…你快…干死我了!股…被这么干…会裂开的!啊…唉唷…哦…撞…撞得好深!肚子里面都…像要被…哦嗯…撕开了…好热好硬的…干…干死了…”陈秀叫不止,股拼命凑着的动作,只求得到更多的快,至于什么可能有人经过的顾忌,此时早就都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小妇,这样还不够吧?”赵天财将跳蛋的开关转到最强,连隔着一层筋之后的直肠中也能感觉到那疯狂般的震动,这下子陈秀更是态百出,只见她疯狂似的着自己的双峰、拉扯着尖,自般的动作差点让赵天财吓软掉。

 “我…我要死了…啊…要死…我会死…干死我…好弟弟…啊啊…快干…把我干死…”陈秀的被望随着痛苦而释放了出来,入一次,她就觉得自己活像飞上天一样,出,自己又像掉下地狱深渊一般。跳蛋与大的通力合作让她觉得自己仿佛被两同时一般,的泉水不断涌出,在保险杆上产生了一条明显的河

 “我哪舍得让你死,我只会让你而已!”赵天财接手着她柔软的双峰,用力的在她身上发

 不知何时,廖秋香已经醒来了,而且也赤着身子走出车外,羡慕的看着被赵天财的大折磨得死的小姑。毫无疑问的,赵天财用她们的体来发自己强烈无比的兽,但这也让这两个久为人的女人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因此即使彼此之间没有爱情基础,她们仍旧愿意成为他的俘虏。

 “你醒啦?”

 赵天财对廖秋香笑了笑,加紧部的动作,让自己能快点,虽然他还可以多搞个半小时以上,但让廖秋香一直晾在旁边,显然有点残忍,何况高源源不绝的陈秀也已经后继无力,再搞下去兴致也会大大减低。

 “呜啊…好烫啊…啊啊啊…”的瞬间,原本已半晕过去的陈秀仰起头来,大声叫着。

 大量的注入她的肠子里,带给她无比的高,与被玷污的屈辱混杂着,成为更狂暴的快

 “我死了啊…”陈秀全身抖了几下,无力的趴伏在引擎盖上着大气,高过后香汗淋漓的娇躯在阳光下闪耀着美丽的光辉。

 “秋香姐,你还要啊?”

 “嗯…”廖秋香点了点头,说道:“都是你这个坏人,让我们变得这么…”

 “不好吗?”

 “很好…”廖秋香低下头,轻声回答道。

 事实上,廖秋香和陈秀都很享受这样的生活,即使自己渐渐得能让过去的自己大感惊讶。赵天财唤醒了她们压抑许久身为女人的喜悦,这股被冷漠长期压抑的力量让她们冲向另一个极端──情的深渊。

 “来吧,接下来还有你们的!”赵天财抱起尚未回复意识的陈秀,带着同样着爱的廖秋香,走进路旁的红砖建筑中。

 这红砖屋是过去的农用工寮,因此屋子里面还散的摆放了许多破烂陈旧的农具。赵天财将陈秀叫醒,要她们乖乖站在一旁;接着,捡起一条还可以用的麻绳,不顾她们畏惧的目光,绑住她们的双手,将两个美人挂在这污秽的工寮当中。

 赵天财欣赏着眼前美丽而诡异的情景,两女白皙的肌肤衬上背后漆黑污秽的墙壁,如同盛开的玫瑰摆在茅坑里一样。

 两个女人带着羞与畏惧的漂亮脸蛋上,有着先前狂的痕迹,洁白纤细的赤双足踏在不知有多久没清扫过的肮脏地板上,仿佛在说明这两个高雅的女人已和她们的双脚一样遭到无情的玷污。

 “天财…”

 “你们两个先让对方吧。”赵天财坐在一旁的报废耕耘机上命令道。

 “是…是的…”

 “嘿嘿…这样看起来我好像是你们的主人哪!”这样的转变连赵天财本人也有点诧异,原本的目的只是为了报复陈百胜而已,但自己居然会渐渐地安于成为眼前两个女人的“主人”

 “是…是的…主人…”廖秋香和陈秀同声答应着。

 (不会玩真的吧?)赵天财吓了一跳,但脸上却仍旧维持一派冷静的样子,看着两个双手失去自由的美妇人互相摩蹭娇躯的样子。

 因为陈秀比较矮,因此在这场女人之间的戏当中她占有地利之便,她能轻易的吻廖秋香的玉以及颈子,而对方却很难加以反击。

 “嗯…秀…你…啊…”廖秋香哼着,扭动着身躯和美腿试图反击,但终究还是徒劳无功,她一咬牙,双手用力一扯,将与她用同一条绳子连在一起的陈秀拉了起来。

 “秀,现在换你了…”廖秋香的笑着,双脚已然离地的陈秀为了减轻手上的疼痛,只得用‮腿双‬夹着廖秋香的,这也同时减轻了廖秋香手腕的负担,让她可以更专注的亲吻陈秀的大部。

 “秀到底是吃什么吃得那么大的啊?…每次看到都好嫉妒喔…”廖秋香轻咬着她感无比的尖,弄得她娇连连,‮腿双‬差点就夹不住。

 但这终究是难免的事情,没多久陈秀就哀鸣了一声,从廖秋香身上掉了下来,悬在半空中摇摇晃晃着。

 “放过她吧。”赵天财站了起来,握着走向廖秋香。廖秋香其实也已经到了极限,加上的吸引力,因此她也十分乐意的放松力量,让陈秀得以脚踏实地的稍事休息。

 “嗯…啊…主人要…干人家的股吗…”碰触的瞬间,廖秋香欣喜的叫着,赵天财原本并没有这个意思,不过看她这么高兴的样子,也顺其心意的将朝她的后庭中推进。

 “啊…啊…好…好好的…感觉…嗯…唔嗯…主人啊…你好好…干深点…”

 “我怎么觉得我只是你的玩具啊?我真的是你的主人吗?”赵天财重重顶了几下,说道。

 “啊…对不起…人家不应该只顾着自己…”廖秋香慌张的说道:“请主人随意…玩人家…玩香奴的身体,香奴的身体是主人的玩具…”

 “香奴啊…那秀姐不就是奴了吗?”

 “奴…奴也愿意当主人的玩具…”既廖秋香之后,陈秀也加入了这奇怪的主奴关系当中。

 “好吧,奴你要尽力让香奴舒服。”赵天财说道,接着继续自己的大业。

 虽然廖秋香说要他随意,但赵天财原本就比较擅长看女方反应来调整动作,因此他这时仍然尝试着各种角度和深浅,用冲撞着廖秋香的直肠内部,探索着其中最感的位置,然后重点式的进行攻击。

 “啊啊啊啊…我…啊…不行了…啊…丢了…丢了…怎么会这样…才刚开始就…丢了!哦…哦哦…主人啊…”廖秋香不断搐着,两行泪水不受控的沿着脸颊滑落陈秀房上,两腿之间更像是淹大水一般漉漉的。

 完全的奉献心理让廖秋香努力的想取悦赵天财,她摆出最的模样,发出最叫,收缩菊门的肌夹紧大。而在这刺之下,赵天财也尽力让廖秋香享受更多快,巨大的柱如同猛龙一般翻搅侵略着她的后庭。

 “啊…我又要死了…又丢…啊…哈啊…哈…”短短半个小时之中,廖秋香就丢了五次之多,加上先前在车上的次数,今天已经了不下二十次了。

 赵天财又多让她了一次,才放过几乎失去意识的她,拔出来,顺便解开束缚着两人的麻绳,免得她们的玉手被磨伤了。

 失去绳子支持的廖秋香一股坐倒在地,一对原本坚毅的美眸无神的看着即将被蹂躏的陈秀

 赵天财走向陈秀,还故意将这刚从廖秋香后庭里拔出来的狰狞柱现给她看,问道:“前面?还是后面?”

 “…前面…啊…都可以…随主人高兴…”陈秀话才刚出口,惊觉这不是奴隶该有的态度,赶紧改口。

 “喔,前面啊,能老实说出望是件好事。”赵天财说道:“别太拘泥那些东西,你们舒服我也高兴啊。”

 “嗯…谢谢主人…”陈秀投入赵天财怀中,等待着他的临幸。对于这自投罗网的羔羊,赵天财自然也表现出大狼的姿态,抬高她的左腿,大不由分说的就刺入那紧窄的玉里。

 “嗯?”入,赵天财才发觉先前进去的跳蛋居然忘了拿出来,坚硬的跳蛋被这么一撞差点溜进她的子里,幸好电线没断,不然可就得劳驾医生拿出来了。

 当然这医生可不能找陈百胜。

 赵天财拉出跳蛋,把沾满爱的它交给兀自迷糊糊的廖秋香,再度将顶了进去。

 “啊!…撞到底了…哦…好啊…”陈秀不断发出叫,双臂抱着赵天财,每次被入的同时她整个人就几乎完全腾空,巨大的冲击力让她快要疯掉了。

 “主人你好行,啊…奴…奴愿意…一辈子当主人的奴隶…”陈秀的奴隶宣示似乎唤回了廖秋香的意识,她看了看挂在自己前的跳蛋,再看看面前不断摇摆着的白皙,恶作剧似的转开跳蛋的开关,将它慢慢入陈秀的后庭当中。

 “啊…秋香姐…不要…不要用舌头……啊…很脏的…”

 “秀股…好可爱啊…每碰一下就一缩一缩的…”廖秋香不理会她的反对,舌头不断戳着不久前才被侵犯过、带着凡士林气味的处所。

 “啊…啊啊!啊…”陈秀发出短促的娇叫,前有赵天财的凶兽巨,后有廖秋香的温柔挑逗,弄得她全身起了阵皮疙瘩,舒服得像快晕过去了。

 “啊!主人…秋香姐…我丢了…啊…到底了!奴的…我要…死在你们的…身上…啊…”巨大的不断将陈秀体内的水分榨出来,廖秋香则一滴不漏的将它们下肚,在这双重的刺之下,陈秀也只能乖乖的成为的奴隶。

 赵天财在玩陈秀时,偶尔会想起“她是陈百胜的妹妹”干起来也比廖秋香更有报复的快,不过这种心情总是一闪即逝,毕竟他这个人冲动是冲动,但要说什么阴险程度只怕还比不上自家的老婆咧。

 “主人…啊…”陈秀的爱了廖秋香的脸庞,曾经让自己隐约想要占有的女此时正在自己眼前被另一个男人,这样的奇异体验让她的脑袋无法理智的思考,只能不断地用自己的舌头让陈秀出更多的爱,同时用双手让自己的身躯攀上高

 自从嫁给陈百胜之后,秀丽的陈秀就让廖秋香的心中起了份占有的望,但两人毕竟都是女人,而且她还是自己的小姑,既有的理性框架让廖秋香把这份感情藏在内心深处,直到被赵天财引爆为止。她会推荐陈秀,一半固然是为了报仇,也有一半是为了让陈秀和自己拥有相同的秘密。

 “嗯…秋香姐…我…真的…不行了…哦…哦哦…”又过了二十分钟,陈秀已经只剩下气的份,若不是被赵天财抱着,大概早就坐到廖秋香的脸上去了。

 “嗯…不行了啊?真是的…算了,我也差不多要了…我想在你们的脸上,怎样?”赵天财拔出,说道。

 “好的…”廖秋香抱着浑身无力的陈秀,感受着她烈运动后的高热体温。

 “还可以吗?”廖秋香吻了吻她的,温柔的问道。

 “嗯…”温驯小猫似的陈秀点了点头,和廖秋香一起用双服侍起刚刚带给她无尽愉的柱,细心地清理着其上属于自己的黏

 看着两个美的人在自己下悉心服务的样子,赵天财心中满是征服的喜悦。不久之后,他闷哼一声,一阵跳动,许多米白色的黏就从大头前端的裂中涌出,精准的打在廖秋香的脸上,还溅出了一些到陈秀的鼻梁上。

 “啊…人家也要…主人的…”陈秀娇嗔着将脸蛋向持续飞洒的泉,让自己也能承受赵天财的雨恩泽。浓稠的无情地玷污了两个美妇的脸庞,将她们的意识包裹在独有的强烈雄气味当中。

 “啊啊…人家丢了!…啊…”廖秋香全身颤抖,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光是被,就能让她爬上高

 “秋香姐…”陈秀被廖秋香的反应吓到了,反倒搂着她免得她趴下去。

 廖秋香睁开被糊住的眼皮,温柔的吻着陈秀脸颊上的,陈秀一呆,也开始回吻着她。

 看着两女互相将对方脸蛋上的下肚,赵天财擦了擦额上的汗水,对这双属于自己的奴下了个让廖秋香打心眼里感动的命令:

 “在主人没有疼爱她们的时候,她们必须使用‮趣情‬用品让彼此不断享受的快乐。”  m.MMfFxS.coM
上章 己凄人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