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己凄人凄 下章
第04章
 隔天开始,赵天财真的辞了工作,专心地调查陈百胜的身家,为了不打草惊蛇,赵天财没有找征信社,而是靠自己搜集情报。白天她四处打听,晚上则“认真的”在子身上研究陈百胜的技,随着技术的提升,把她弄得晕死过去的频率也越来越高。

 陈百胜也算是个名人,因此赵天财搜集情报的工作并不难,他在坊间的风评好坏参半,大部分人对他开的医院都颇有信心,但也有不少人认为他好渔,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久之后,赵天财已颇为了解陈百胜的家庭情况,但所得到的消息却让他感叹,世界上的幸与不幸差距真大。

 陈百胜的子叫做廖秋香,这个女的外表确实能匹配上她名字来源“唐伯虎点秋香”里的俏秋香,虽然她年纪应该已超过四十岁,但从外表上看来,这个美妇就算说是大胡妍玫几岁的姐姐,八成也不会有人怀疑。

 更惊人的是,廖秋香是城中望族廖家的大女儿,本身家世显赫不说,她自己也是个商场女强人,投资的事业、股票、期货,没有一个不赚钱的,若要比较财产,她搞不好比陈百胜更有钱也说不定。

 她与陈百胜原本就育有两女,之后在无后为大的压力之下又生了一个儿子。长女陈白兰芳龄十七,是某明星女校的优等生,继承母亲美貌的她只要一拨那长长的秀发,就有无数的小男生为之倾倒,这股魅力让赵天财想起当年的子。

 二女儿陈月梅,刚满十四岁,是个正值叛逆期的国中少女,虽然和大姐一样是个美人胚子,但比起品学兼优的姐姐,她不喜欢读书,也不愿意被拘束,唯一的兴趣是和群赵天财一看就知道不怀好意的男孩称兄道弟。

 么子陈行义,国小三年级,虽然年纪还小,但在陈家的英才教育下,几乎天天都得跑补习班,缺乏父爱的程度连赵天财看了都为之恻然。

 如赵天财夫所料,陈百胜极少回家,每天都将子冷落在家,空闺寂寞的廖秋香只得将所有精力都投注在从商上,不过有道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因此赵天财在与子议论过之后,决定正面突破。

 *** *** *** ***

 “喂!你好…”温柔得似乎会让人没了骨头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赵天财不紧张了起来。

 “嗯…这个…是廖秋香小姐吗?”

 “语气再平常一点!”胡妍玫低声在一旁指点着,手上还拿着白板写的大字报。

 “嗯,我就是,您哪位?”

 “我是…某人的亲戚,我想告诉你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是有关于你丈夫的。”

 “我先生?他怎么了吗?”廖秋香一听到事关陈百胜,语气也慌张了起来。

 “他和我亲戚的…唔…电话里不方便说话,可以找个时间出来讲吗?”

 “啊…那…真的很重要吗?”

 “嗯…老实说…”赵天财刻意低了音量,神秘兮兮的说:“我想说的是…你丈夫在外面偷吃…有危险…”

 “什么!”话筒另一边的廖秋香惊叫出声,随即低音量问道:“偷吃…是…指那个事情吗?”

 “不然还会有别的事情吗?”

 “怎么可能!”廖秋香显然受到不小的打击,过了一会儿之后才开口说道:“那…你什么时候有空?”

 “马上!”胡妍玫在白板上写着。

 “现在有空吗?”

 “有…有的…”一听到丈夫有外遇,就算这女人真的很忙,也不会拖延时间任凭情滋长,廖秋香自也不例外:“我处理一下事情,一小时后见面!”

 约好时间地点,赵天财放下了电话,长吁了一口气,虽然有八成是临阵发挥的,但老婆的指示却比他想的更为辛辣,至少他就没想过要马上让廖秋香上钩。

 “一个小时之后…”胡妍玫放下白板,说道:“接下来就看老公你啰!”

 “你啊…居然要自己老公和别人老婆上!”赵天财捏捏胡妍玫高的鼻尖取笑着。

 “你还不是要自己的老婆和别人老公上…”胡妍玫娇嗔着。

 “看来我们都是怪人哪!”赵天财抱住爱:“反正还有时间,要先来一次吗?”

 “讨厌!”胡妍玫装模作样的打了赵天财膛一下,媚态十足的说道:“把你的『精力』留到那个畜生的老婆身上用吧,记得要把她干到半死哦!”“没问题。”

 “人家那么漂亮…可不能移情别恋喔…”胡妍玫说道。

 “你这个小傻瓜,她就算再美多几倍,你还是我的最爱啊!”…

 一个小时之后,赵天财来到相约的咖啡厅,他在门口整了整穿起来不太习惯的衣服,摸摸暗袋中的东西,不想起出门时子的吩咐:“这样才帅。对了!我在你的口袋里面放了『秘密武器』,记得拿出来用哦。”

 路上,赵天财忍不住好奇心,把这些秘密武器拿了出来,一看之下不啼笑皆非:一整串中间戳了的保险套、一包粉末状的女用药、几颗壮药以及一管凡士林。

 胡妍玫的阴谋不言可喻。

 除此之外,胡妍玫也在赵天财的穿着上用了相当的心思,她没有刻意替他买新衣服,只是将他以前年轻时的旧衣服仔细清洗之后拿出来给他穿,这一方面避免新衣服难免的浆味,也同时让对方不至于察觉这刻意的装扮。

 赵天财对着咖啡厅的玻璃窗看了看,一边思索着自己到底有几年没这么潇洒过了,一边推开咖啡厅的门,找寻着廖秋香的踪影。

 他很快就看到独坐在最里桌的廖秋香,但为了不使她起疑,他还是刻意四处张望着,装做寻找有电话中条件衣着的人。

 “啊!这里!”廖秋香大概等不及他发现,主动招呼着他,赵天财这才一副“总算找到了”的表情走过去。

 “那个…这位先生…”赵天财还没坐稳,廖秋香就已经开口了:“你说的是真的吗?”

 “嗯…虽然很遗憾,但这是事实。”赵天财拿出一个牛皮纸袋说道:“请看这些照片!”

 廖秋香打开纸袋,倒出里面的照片,看了之后整个人都呆住了。照片中的男人亲密的搂着女人的,调戏着她,女方自然是她不认识的胡妍玫,但男方却是她最熟悉的丈夫。

 (真是个漂亮的女人…)在廖秋香因为丈夫的背叛而泫然泣的时候,赵天财却不住打量着眼前的美妇。

 虽已年过四十,但姣好的面貌却未曾受到时间的侵蚀,一头剪裁整齐及肩的乌黑秀发,衬托出更为白皙无暇的脸庞,粉颈之下连接着令人遐想的部曲线,白衣领口之间深邃的沟清晰可见,令人不想伸手摸上一把。

 (有这么漂亮的老婆,为什么还要去勾搭别的女人,你这畜生…)赵天财在肚子里狠很地将陈百胜骂了个臭头,想到这么一个美人就被那无良畜生冷落在一旁,赵天财的怒气就又升了上来。

 “居然…会这样…”廖秋香扁着小嘴,两行清泪沿着滑的脸颊了下来,赵天财体贴的替她拭去泪水,廖秋香本想开口道谢,但看到他的脸,双颊一红,低下头去。

 “其实还有个更坏的消息…”赵天财说道。

 “怎么会还有…更坏的…?”

 “你先生这次的外遇对象,是我一个亲戚的子,他是个很冲动的人,而且他已经知道了…所以…”赵天财犹疑地说道:“他放话说要给你丈夫来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啊!”廖秋香惊叫一声,引来好几个人转过头看着她,她捂住嘴巴,低声问道:“真的吗?”

 “嗯,以他的个性,说到就真的会做到…”赵天财说道,同时肚里暗想:“如果不是我老婆阻止,你丈夫早就被我一刀两个了,我这个可没有骗人。”

 “那…那该怎么办?”

 “放心吧,我已经劝过他了…他也答应我不去找你丈夫的麻烦。”

 “真的吗?那太好了,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廖秋香破涕为笑,频频道谢着。

 “这不算什么,只是…我实在替你不平…”

 “不平?”廖秋香楞了一下,丈夫外遇确实令她十分不快,但这时候她并没有什么不平的心情。

 “想一想,你丈夫在外面和别的女人搞七捻三,把你这么一个娇滴滴的漂亮老婆冷落在一边,自己跑去风快活…”赵天财说道,这一串半夸赞半游说的说辞果然顺利的引起廖秋香的不满情绪。

 “我哪有漂亮…都老了…”廖秋香脸再度红了起来,被男人当面毫无掩饰的夸赞,任何女人都会暗自高兴,何况廖秋香确实有那个条件让赵天财将她夸到天上少有地上无双。

 “没办法,男人就是有特权可以在外面玩…我们女人只能乖乖在家等。”廖秋香说道。

 “哪有这回事,哪有男人就可以搞而女人不行的事情!”赵天财有点激动的说道:“既然人对我不仁,我也不须对他有义,以牙还牙才是公平的。”

 “啊…”廖秋香脸蛋又红了起来,聪明如她自然能察觉这个男人话中的意思:“可是…有点丢脸…而且我已经人老珠黄了…”

 “不会不会,如果你说自己老,路上就有九成的女人是欧巴桑了。要说你只有二十几岁,别人也不会怀疑的啦!”赵天财保证着。

 “真的吗?”廖秋香内心窃喜,一时间竟忘了该先气丈夫不忠。

 “当然是真的…”赵天财移到她身边,拉着她的手往自己下摸:“光只是看到你,我的这里就变这样了。”

 “啊!”廖秋香被赵天财大胆的行径所震惊,但很快震惊的对象就从光天化之下调戏妇女这件事移开了。

 (好大!)虽然隔着子,但赵天财雄厚的本钱还是能轻易的摸出来。一开始还有点怕的廖秋香没过多久就自己主动摸了起来,感受着从子里渗透出来的雄热力。

 “不要…在这里…”摸了好一会儿,双颊红透的廖秋香才开口说:“我的车在地下停车场…”

 这话一出,赵天财就知道她已经上钩了,但还是保持若无其事的表情,跟着她走到地下停车场里的红色跑车边。

 线条朴实但看起来造价不斐的跑车展现出主人的身分与品味,赵天财也不得不承认廖秋香并不仅是一个普通的有钱人而已。

 “请上车吧…”廖秋香说道,语气中仍然带有些许小女人的羞赧。

 “你的…真的那么大吗?”廖秋香一边开着车,一边问道。

 “真材实料。”赵天财笑道,同时拉开裆拉链。

 “哇!”廖秋香斜眼一瞥,吓了一大跳,差点抓不住方向盘。

 (好大…好厉害喔!)廖秋香芳心狂跳不已,赵天财的就算还没完全起,尺寸也已经比丈夫的还大,光是联想这头巨兽完全硬的模样,就让她两腿之间久旷的秘处渗出水来。

 “摸摸看吧。”赵天财再次引着她的玉手来到他的上,温温软软的触感让快速膨,成为让廖秋香的手无法掌握的巨大。

 (好好长…好硬…又好热…)廖秋香一边开着车,一边‮弄套‬着赵天财的子,明明是自排车,但她手留在“排档杆”的时间却比手排车还长,而且这和车子毫无关联的排档杆偶尔还会顽皮的出她的控制。

 两人来到一家汽车旅馆,下车前廖秋香还瞥了赵天财那巨大的一眼,想起不久之后就要被这大东西蹂躏,内似乎就已经透了。

 廖秋香还不忘打电话回家,告诉女儿们今晚妈妈有事不会回去,当然更重要的是确定陈百胜也不会回来之后,廖秋香才放心的关掉手机。

 才进房间,赵天财就一把抱住廖秋香,亲吻着她的粉颈,逗得她娇声连连。

 “不要…啊…好…哦…嗯…吻我…我…还要…”廖秋香毫不积极的抵抗一下子就被攻破了,合身而昂贵的名牌套衫很快就被丢在一旁,赵天财的手隔着白色的衬衫捏着她充满弹的双,同时狂吻着她。

 “嗯…啊…你好厉害…人家…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啊!”赵天财的爱抚让廖秋香过去试图遗忘的情再度苏醒,完全成体很快就已经做好被进入的准备,在赵天财将她秘处的最后一层防御解除、把她剥得只剩丝袜的同时,她的的花,等待男的大来采摘。

 “这么快就了?”赵天财取笑着她,轻松的将她抱起来、丢上,之后趴在她的股间,用手指玩着茂密丛林之下的潺潺幽谷。

 根据子所说,多的女人比较,赵天财并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因为在此之前他只有过一个女人,因此无从比较其他女人和子之间是不是自己老婆比较

 不过廖秋香的显然比胡妍玫还多,如果照胡妍玫的理论,这个女人应该比自己的老婆还要才是。

 赵天财不再多想,只用手上的动作去证实她是不是个娃,而答案很快就揭晓了。

 赵天财的挑逗没多久,廖秋香就半瘫在着气、双手着他的头,身体不规则的动着,也制造出大量新鲜的汁,在赵天财的手指上牵出许多透明晶莹的丝线。

 “不要只是我…啊!好弟弟…我也…想…”廖秋香的小嘴中吐出和她高贵气息完全相反的话语:“人家…想……好弟弟的…,大…”

 赵天财一听,心中暗喜,喜的是廖秋香果然是个胚子,这样他要推动他的报仇大业就容易多了。他快手快脚的下自己的衣服,毫不掩饰地面对着廖秋香,下巨大的具直着对着她,把她羞得满脸通红,偏过头去,却又斜眼偷偷看着。

 “不要害羞…不是才刚说要而已,怎能只是看看就算了?”

 赵天财走近她,将巨大的直接摆在她的面前,这个震撼教育让廖秋香心跳加速,但不住颤抖的双手还是慢慢放到灼热的茎上,将这年轻、巨大、惊人的前端引到自己嘴边,浓厚的雄气味挑逗着廖秋香的鼻腔与心弦,让她忘记自己是个有丈夫的人、忘记自己是正要和另一个男人偷情,整个脑海中就只有眼前人的──可以带给她无尽愉的神器。

 廖秋香张开小嘴,的前端,之后螓首往前一送,将双手所不能容纳的前端放进嘴里。

 “呜…嗯哼…”赵天财也趴到她身上,着她里的水,大的手指分开紧闭的秘,与舌头一同探索着她许久未有人迹的秘径。

 “啊啊!…这样…我受不了啊…哦…好弟弟…你的嘴…好厉害喔…”廖秋香息着,天生柔腻的嗓音中染上了娇的气息,得赵天财的更为壮,大得差点就挤裂廖秋香的小嘴。

 “嗯嗯!嗯…”十多分钟过后,廖秋香已是云鬓散情洋溢,里也分泌出淡黄较带黏水。

 赵天财知道廖秋香的身体已完全准备好了,他爬了起来,起巨大的,顶着她的,在拥抱她的同时让而入。

 “啊啊!好痛!”廖秋香痛叫一声,赵天财觉得自己的好像进入了‮女处‬的小里一般,虽然生过三个小孩,但久旷的早就在适当的运动下恢复‮女处‬时的紧致,这时被赵天财的巨无霸入,不免让她再度体验‮女处‬开苞时的痛楚。

 (想不到这么紧…)赵天财这次的目的是为了报仇,当然不会搞什么怜香惜玉,他用力,又用力入到底,毫不理会廖秋香的哀鸣与哭泣,不过她的哭叫也没延续多久,数十下过后,她就已能适应的感觉,同时发出靡的呻

 (陈百胜这个畜生,有这么美好的田地不好好耕耘,偏偏去耕别人的老婆,我就代替你调教你老婆,气死你这王八蛋!)赵天财一边足廖秋香的饥渴,一边暗自咒骂着陈百胜。

 在赵天财怀中娇的廖秋香哪会知道他的想法,她只知道他的让自己的身体再次成为女人,再度需要男人的慰藉,被完全充实的子不放,似乎害怕它随时可能消失一般。

 “哦啊…哦…不要看…”赵天财抱起廖秋香,后者害羞的遮住部,即使已经全相见而且还结为一体,但要让丈夫以外的另一个男人那么近的盯着自己,对廖秋香来说还是颇令人害羞的事情。

 “很漂亮啊…”赵天财半强迫的拉开她的手,不断吻着她美好的房、锁骨与颈项。

 “嗯…好…啊…不要…啊!哦!哦哦…顶到了…啊…”廖秋香不断娇着,赵天财在施展温柔舌技的同时,下的子却是勇猛无比的进出着,弄得廖秋香又,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

 “坏孩子…啊…”“我坏,你就喜欢我坏吧,尤其是这最坏的,可是每次都坏很久哦。”赵天财停下动作,得意的说道。

 “吹牛…会讲大话的人一向都没什么本事,你能支持两三百次的话就已经很厉害啦。”

 “这真是太小看我了!”赵天财摆出一副夸张无比的表情说道。

 “那,只要你能送五百次还不的话,我以后都听你的话。”

 “哦?这样我赢定了嘛!”赵天财故意用在她里转磨着。

 “那么…我要加到一千次哦?”廖秋香脸蛋微红,如果这个英俊的年轻男子能用他的大一千次以上,自己就算不打赌大概也会变成他的孪吧。

 “可以啊…”赵天财微笑着,开始他的活运动:“不过啊…你还是太小看我了。”

 “啊?”廖秋香心中不敢相信赵天财可以超过一千次,以自己丈夫的表现来看,四五百次就已经是超高标准、一年难得一次的好表现了。不过她也不需要怀疑,因为很快她自己就会亲身体会。

 “啊啊啊…哦…你好强…哦…我会被你…搞死呀…唉唷…啊啊…”“七七六、七七七、七七八…”

 赵天财默默数着次数,已经了好几次身的廖秋香实在不敢相信,世界上居然有人能像没事人一般埋头苦“干”那么多次,而且还有越来越猛的趋势。

 “啊呀…啊…哦哦…我会死…又…全身都…麻了…又要…给你…啊…”  M.mmFFxs.COm
上章 己凄人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