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己凄人凄 下章
第03章
 “阿财,你还真打拼啊。”

 “家里人多嘛。”赵天财将快递箱子进货车厢中,装着洗衣机的沉重箱子在他手上仿佛是空的,这一手力气让他看惯搬货工作的同事也不为之赞叹。

 “力气大也是会用光的,省点回家用在老婆身上啊。”知道赵天财的老婆胡妍玫是个大美人的同事,十分贴心地说道。不过他并不知道,就算赵天财如此拼命,剩下来的精力也足以让子吃不消。

 “这是最后一箱了吧?”赵天财向坐在驾驶座的同事确认着。

 “阿财,反正还有时间,休息一下吧。”

 “嗯。”赵天财坐在货车旁,看着周围自己即使不吃不喝工作一辈子也买不起的别墅豪宅,虽然不想怨天尤人,但是也不感叹起人生盛衰竟如此巨大。

 这时,他突然瞥见附近某户豪宅窗中有一个黑影在移动,在这一切近乎完全静止的地方,那个会动的黑影变得更为显眼,赵天财定眼一看,是个长发女子,正在想可能是哪户人家的太太时,那女的上半身却赤地出现在玻璃窗边,而她的背后似乎还有个男人不断将她往窗上

 女子虽然有所抗拒,但脸上并没有惊恐之类的神情,看起来倒像是男女的娱乐一般。赵天财正窃喜有免费活宫可看之时,却渐渐觉得那个长发美女越看越像自己的老婆。

 他回头看了看正在驾驶座上假寐的同事,轻轻站起来,偷偷摸摸的沿着行道树下靠近那栋别墅,终于他确定了,在这别墅二楼的窗边,因为另一个男人从背后入而不断摇摆躯的,就是自己的结发子胡妍玫。

 美丽的子在别人的豪宅中,被一个不知名的男子从背后进入,娇美的脸蛋上有着平时没有的丽,那是只在上显现给他看的媚态,而这时却由另一个男人享用。

 “嗯——”陈百胜端着胡妍玫的下巴,吻着她,房中的两个人都不知道赵天财正在几十公尺外看着这对妇,为了钱而出卖体的‮妇少‬、为了美而付出金钱的男子,这时正在烈地追求爱的快

 “干我…干我的…啊…”胡妍玫地叫着,虽然心理依旧憎恨着他,但早已屈服于陈百胜技的体却渴求着丈夫无法给予的绵密快

 赵天财看着窗边子的态,心中的怒火熊熊燃起,却又瞬间烧成灰烬,他失魂落魄地走回货车,苍白的脸色让同事吓了一跳,说道:“就说不要太拼,身体受不了了吧?”

 “不…”赵天财勉强吐出了这么一个字,喉咙干得像在沙漠里晒过一般“我可以…请个假吗?”

 *** *** *** ***

 带着买来的东西回家,胡妍玫只希望这样看起来不会太奇怪,等会儿还得到偷偷请的保母那边把孩子们带回来,趁着丈夫还没下班之前。

 不过她才刚踏进客厅,却看到丈夫已经坐在那儿,才刚被陈百胜滋润过的娇躯颤了一下,勉强摆出最自然的表情,希望丈夫什么也没发觉。

 “你到哪去了?”

 “我…去买菜啊!”“是吗?”赵天财脸色依旧阴沉,平板的音调和平时的热情大异其趣。

 “老公…怎么了?”

 “你…”赵天财站了起来,走到子身边,开门见山地说道:

 “不是去和男人在别墅里面搞吗?”

 赵天财这么做只是因为想不出其他委婉的办法,但效果确实巨大,听到这句话的胡妍玫脸色立刻变得死白,手上的东西也掉在地上。

 “老…老公…”

 “我都看到了。”看到胡妍玫的反应,赵天财心知自己的怀疑被证实了,强烈的酸楚侵袭了他的心,除了男人的嫉妒以外,有更大部分是遭到背叛的哀伤。

 “为什么…”

 胡妍玫呆站着,被丈夫发现的恐惧一闪即逝,取而代之的是对家庭即将破碎的畏惧与哀伤。但即使如此,她还是必须面对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罪恶感源头,诚实地将一切告诉似乎随时会捏死她的丈夫。

 “我要去杀了他!”听完胡妍玫的叙述,赵天财满腔怒气早已无法控制,推开子就要冲出门给陈百胜来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不要!”

 胡妍玫死命抱住丈夫,即使被他拖行了几公尺也不放手,而这时,她第一次掉下泪来:“不要…没有你的话…我和孩子怎么办…”

 想到她们,赵天财的怒气顿时被理性盖过,看着子啜泣的样子,想着还需要父母照顾的孩子。自己去宰了那个畜生,至少也得判上十年,这段时间内胡妍玫和小孩要由谁来照顾?就算上法院告他,那种财大气的家伙想必会找政客般的律师来颠倒是非,顶多赔个几钱了事而已。

 但是就这样放过他吗?赵天财无论如何咽不下这口气。看着子身上从结婚前就已经穿着的旧衣服,再看看自己身上合身的新衣服,想想近来变得宽裕的家计、以及桌上偶尔出现的难得美食,胡妍玫拿到的钱显然都用在他们父子身上,自己一也没花。想到这里,赵天财又怎忍心苛责被强暴的子?

 “不要再这样了…”最后他只能这么说。

 “不…”胡妍玫突然说道:“我不甘心…”

 “咦?”“老公,我要你也去搞他的老婆!”胡妍玫提出连赵天财也会吓傻的点子:“像他这种鬼,对家里一定不怎着照顾,我要他也尝尝老婆被人搞的感觉!”

 “啊…”胡妍玫起了头之后,赵天财想了一会儿才又说道:“这样真的好吗?”

 “我知道这样对你可能有点委屈…可是如果可以的话,把他的老婆女儿姐姐妹妹一起干上也没关系,干越多个越能替我出气!”

 赵天财想不到温婉的子会想出如此缺德的报复手段,也暗想着幸好自己没有对不起她,不然这表兄弟搞不好做不完了。

 “重点是,捞钱是吧?”赵天财问道。

 “嗯,不过人当然也要。”胡妍玫破涕为笑:“以老公你的能力,要征服四五个人没有问题吧?”

 “这样啊…那我有个提议,听了别生气…既然要捞钱的话,不如你也继续…这个…”

 “嗯…”胡妍玫似乎也没想过丈夫会这么大方,但回头想想,反正夫俩在这方面都不按牌理出牌,会出现这种怪建议也很正常。

 “你不介意吗?”

 “你都不介意我和别的女人上了,我哪会介意啊。”赵天财说道,不过还是补上一句:“那家伙的技术如何?有比我好吗?”这是所有男人的通病,就算不介意子被人搞,但这方面的竞争意识却还是免不了。

 “傻瓜!”胡妍玫娇嗔着拍了他膛一下,说道:“当然没你这个怪物的厉害啦,你根本就是出生来玩女人的。”

 胡妍玫的说法并无任何虚假,赵天财的本事确实能够让任何女人死,没有人可以在他的蹂躏下不大,哪怕是个石女也一样。

 而这么厉害的爱机器,之前只有胡妍玫这唯一的女人。

 “不过,他也只有子以外的技术可以足女人吧。”胡妍玫非常辛辣地批评着,虽然不见得是事实,但是陈百胜的体力确实没有丈夫的好。

 “喔…那可爱的老婆是觉得我这方面有欠缺啰?”赵天财和平常一样紧抱着子,咬着她的耳朵。

 “嗯…啊…讨厌!你如果学起来的话不就更容易搞翻他老婆了吗?”胡妍玫红着脸说道。

 “喔!也对,那老婆现在就开始教我,他是怎么搞你的吧,我一定会加倍搞回来的!”赵天财开始摸索着子衣服上的钮扣。

 胡妍玫的呼吸也慌乱了起来,但还是说道:“讨厌…孩子还得去保母…啊…坏…”胡妍玫扭着身体,但与其说是抵抗,还不如说是帮助丈夫掉她身上的衣物。

 “打电话告诉保母会晚两三个小时去接不就得了?”

 “两三个小时…老公你…”想到会被丈夫蹂躏那么久,胡妍玫全身都酥软了。

 “嫌太短吗?”赵天财笑着将子的衣服一件件剥除,让她像妇一般将自己的体呈现在这平生活的客厅里。

 “快打电话吧。”赵天财抚摸着子的肌肤,捏着她柔软的峰,一直以来都是如此令人爱不释手的躯体,想到不久之后就要给另一个男人玩,赵天财就不吃味了起来。

 (趁着还没被那个畜生蹂躏之前,我先彻底的享用她吧!)赵天财心中如此想着。

 “啊…嗯…老公…啊…我…那里很感…啊…不行捏…”胡妍玫拿着话筒,颤抖着的手却怎么也按不了正确的号码,一感觉到丈夫巨大的东西正硬梆梆的顶着自己的,胡妍玫几小时前才被侵犯过的就又不了起来。

 “喂…是王太太吗…啊…”胡妍玫拨通电话之后,赵天财更是加倍努力的玩她的娇躯,让他娇不已,连话筒都差点拿不住。

 “嗯…那个…我是赵太太啦…孩子…啊…今天会晚点去接…所以…嗯…拜托一下…我会…多给一点钱的…那么…就…这样…再见了…”

 放下话筒,胡妍玫全身大颤了几下,温热的了赵天财的魔爪,有些还在椅子上。

 “那么容易就出来了…平时没这么感嘛?”赵天财看着椅面上的晶莹珠,咬着子的耳垂取笑道。

 “坏…”胡妍玫小鸟依人地臣服在丈夫的爱抚之下,不过赵天财可不会就此满意,他说道:“快点,那个畜生是怎么弄你的,从实招来!”

 “他…他就…”

 在砧板上的胡妍玫一五一十的将陈百胜的技术招将出来,然后马上被赵天财用相同的方法摧残,即使是同样的方法,胡妍玫心中的感觉却是大有不同。同样的爱抚,在陈百胜的手上,会让她有着羞与愤怒的感觉,而在丈夫手上,却是纯粹的快乐与幸福。

 “接…接着他就…进来了…快…”胡妍玫翘着美摩蹭着丈夫下的巨大帐棚,引着他。但赵天财偏偏就是不上钩,只是上下左右的用被称起来的部分戳着她弹十足的,把她逗得焦躁不已。

 “除了这个以外,你好像隐瞒了我什么啊…”赵天财重重捏了子的房一把,说道:“例如这时候应该是被在窗子上之类的…”

 赵天财所说的自然是他亲眼目击情时的状态,这个部分因为实在太丢人,所以被胡妍玫故意“忘记”但纸终究还是包不了火,胡妍玫也只得开口求饶:“老公…不要啦…太丢脸了…”

 “就是丢脸才要你做啊,嘿嘿…”赵天财健壮的双臂拖着毫无反抗力的子,将她在窗户玻璃上,但这么做其实非常冒险──陈百胜、或者说胡妍玫的豪宅外道路除了少数人以外很少有人经过,两侧房子之间不但间隔够远而且中间还有繁密的树木遮蔽,赵天财能恰巧撞破这件情,只能说是上天冥冥之中早有定数。

 但两夫所住的公寓,位于一栋普通而颇显老旧的大楼,窗外不远处就是对面大楼的窗户,谁也猜不准对面不认识的邻居会不会随时打开窗户目击到胡妍玫靡的风情。

 “老公…人家…要死了…啊…啊呀…不行…了…”即使胡妍玫拼命忍耐,她娇的声音还是不断传出窗外,幸好这时天色还早,对面的人家还没回来,不然非得给他们发现不可。

 “会死…啊…好老公…你好厉害…哦…我的…只有你能足…啊…只有你…”胡妍玫趴在窗上,火热的躯在玻璃表面晕出一个明显的人形,美丽的双也在玻璃上成奇怪的形状。

 赵天财深深了一口气,丹田收紧,沾满子爱加速动作,将胡妍玫搞得死。

 “啊…啊…我…不行…”夕阳西斜,原本趴在窗上的胡妍玫已只能软绵绵的倒在丈夫怀中,任由越来越硬、越来越热的大掏空她秘里的每一滴

 丈夫的强悍胡妍玫早已深知,但今天的他似乎比过去更厉害,平时一次只需要两个小时左右,现在都已经快三个小时了还没停止的迹象,而自己早已不知道过几次,全身都被干得提不起半点力气,只能任由猛兽般的丈夫继续蹂躏她。

 “老公…”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在对面公寓透出灯光的时候,赵天财才满意的将浓稠无比的子的中,将早已神智不清的她烫得放声娇

 “对面的不知道在干什么?”对面的公寓里传来某个人的说话声,不过似乎没听出这是胡妍玫的叫。赵天财抱着虚子走回客厅,香汗淋漓的胡妍玫勉强睁开眼睛看着时钟,这次的弄居然将近四个小时,也难怪自己会变成这副惨状。

 “就这样去接孩子吧,我载你。”赵天财笑着道,顺便欣赏着斜瘫在椅子上、秘还不断涌出白浊的美丽子。

 “坏…”胡妍玫苍白的脸颊红了起来,但既然无力反抗丈夫,也只能以这个样子穿上衣服,忍耐着身体的疲劳与内水沾的不适,让丈夫骑车载着她前往保母家。

 “大坏蛋…”胡妍玫靠着丈夫宽阔的肩膀,羞答答的低语着。  m.MMfFXS.coM
上章 己凄人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