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己凄人凄 下章
第01章
 “十七号,胡妍玫小姐。”穿着一身白色护士装的年轻女子打开诊疗室的门,对着外面叫道。不过这仅仅具有形式上的意义而已,因为除了最后这一位患者以外,整个候诊室也已经没有别人了。

 “那么医生我先休息去了。”护士对里面代了一句,随即和胡妍玫错身而过,提早休息去了。

 “那个…医生…”‮妇少‬一踏进诊疗室,原本坐在电脑前的医生眼睛就没一刻离开过她的脸庞,不过‮妇少‬并未发现这双不安好心的贼眼正盯着她瞧,只是低着头坐在椅子上等着医生问诊。

 胡妍玫一坐稳,陈百胜身为医生的职业习惯就让他下意识地开口说道:“胡妍玫小姐,你是来看上次的检验报告的吧?”

 “嗯…”胡妍玫俏脸微红,点了点头。

 这一脸红不打紧,陈百胜的整套三魂七魄却被她勾了半组过去,子里的东西更被她含羞带怯的娇俏模样引得蠢蠢动了起来,他口水,装出一副平静的样子说道:

 “恭喜你,你有喜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陈百胜脸上可完全没有“可喜可贺”的感觉,一想到这样的美丽尤物已经被某个男人搞上、还播了种,同样是男人的内心就只有深深的嫉妒而已。

 “啊!”和陈百胜一样,胡妍玫的脸上也没有怀孕的喜悦,不过她的理由自然比陈百胜正当很多,她焦急地说:“我…我不能再有小孩了,我们家很穷,又已经有了两个小孩,不能再有第三个了!”

 “你是说…你想堕胎?”

 “我…”‮妇少‬迟疑着,最后开口说道:“我要和我丈夫商量一下…”

 “好吧,那么请你最好在一个月内做决定。”陈百胜说道。

 胡妍玫离开诊所之后,陈百胜才将依依不舍的眼光从大门口移开,心里打定不吃到这个美丽‮妇少‬死不甘心的弘愿。

 *** *** *** ***

 “漂亮老婆…”男人嘻皮笑脸地子的归来。

 “啊!”胡妍玫看到丈夫,嘟着小嘴轻推了他一下,不过这反而引起了他的兴致,一双肌结实的手臂环向娇间,将她搂进怀中。

 “讨厌!”胡妍玫推拒着,说道:“我…我又有了啦…谁叫你都不戴套子…”

 “啊?”男人楞了一下,又马上吻着胡妍玫的粉颈说道:“既然怀孕了…那现在就算我再多进去也不会再怀孕吧?来,乖乖就范吧!”

 “讨厌啦!人家在说正经事…”胡妍玫扭着身体,一双恰到好处的美在丈夫前摩蹭着,倒像是在挑逗他一样。

 “肚子里面的孩子怎么办?我们又不是有钱人…”胡妍玫忧心地说着,光靠丈夫微薄的收入根本不足以养活夫俩和三个小孩,更甭提将来教育之类的开销了。

 “我晚上再多兼一个工作,或者摆个摊,总会有办法的。”胡妍玫的丈夫赵天财很有担当地说道,不过他的魔爪却毫不正经地在子身上游移着。

 “啊…讨厌…不…不要捏…我是问你…要不要打掉…啊…”胡妍玫娇着将这句话说完,前的钮扣不知何时已被丈夫解开,出被朴素内衣包裹着、因息而不断抖动的美丽双峰。

 “打掉吗…”赵天财的表情沉了下来,要亲手葬送自己的孩子毕竟还是个困难的选择。

 “你认为呢?”

 “我…我们家根本就养不起他…即使生下来也…”胡妍玫说道。

 “唉…我也是这么想…就算他出生在我们家也不会有好日子过,我们只能…只能希望他下一次可以投胎到有钱人的家里…”不管是为了削减自己的罪恶感还是真心替胎儿着想,赵天财只知道这些话确实是他的肺腑之言。

 “呜呜…”胡妍玫把脸蛋靠在丈夫前,不断啜泣着。

 *** *** *** ***

 “请进。”

 “医生…不是要进行手术吗?怎么会来这里?”胡妍玫看着这间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住上的毫宅,狐疑地问道。

 “喔,因为堕胎毕竟是犯法的,不能在医院里面做,只能在这个地方私下进行。”陈百胜说道,并将她带到屋内一个设备良的手术室中,并要她换上绿色的手术服。

 “请躺在这里,等一会儿我会帮你进行麻醉,等你醒过来之后就结束了。手术并不复杂,请放心。”陈百胜以平稳的语气解说着,但只有他自己和上天晓得他的内心正因为和胡妍玫独处一室而狂跳着。

 穿着朴素的美丽‮妇少‬低垂着头,便宜的路边摊衣服和脑后随意绑成一束的长发让她有种和陈百胜常见的贵妇有着不同的美感,脸上忧郁的神情更增添了几分韵味。

 “嗯…”胡妍玫躺上手术台,曲线美好的双脚被架子架开,一想到接下来自己最私密的地方会被陈百胜看见,即使明知他是医生,胡妍玫的脸蛋还是不自地热了起来。

 “放轻松…”陈百胜压抑自己手上的颤抖,拿起麻醉面罩盖在她的口鼻之上。

 (孩子…妈妈对不起你…)胡妍玫右手抚着小腹,一想到马上就要杀死肚子里的小生命,心中满是深沉的罪恶感。

 不过罪恶感毕竟不敌麻醉的效力,胡妍玫只觉得身体越来越乏力,意识逐渐模糊,麻醉的效果让她感觉不到之后的手术过程,也看不到陈百胜脸上诡计得逞的笑。

 *** *** *** ***

 “嗯…”胡妍玫睁开眼睛,试图甩开麻醉后的晕眩,当她想伸手眼睛之时,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动弹不得。

 “啊!”胡妍玫一惊,马上发觉自己双手双脚都被绳子绑在脚上,成了个大大的“人”字,最糟糕的是自己身上竟是一丝不挂的。

 “我怎么会变成这样?…救命啊!来人!”

 胡妍玫惊叫着,却只换来陈百胜冷漠的言语:“别叫了,这里的隔音很好,你就算叫破喉咙也没人会来的。”

 “医师…你…”胡妍玫看着赤着上身的陈百胜,内心的不安越来越大,她已经猜到是怎么一回事,但恐惧却让她的大脑不敢将它叙述出来。

 “你的身体真好,我好久没这么过了。”陈百胜无情地毁灭她最后一点希望,同时伸出手轻薄着她柔软的双峰。

 “啊!”一阵电击般的刺前传来,胡妍玫轻叫一声,却又马上红着脸闭紧双

 陈百胜当然不会如此轻易放过她,十指魔爪更进一步地抓捏着。胡妍玫虽然竭力抵抗,但除了稍微扭动躯以外,也没有其他方法摆他熟练的爱抚。

 玩过许多女人,陈百胜虽还不能和某些网路小说中的“凡女必搞万人斩”相比,但也可算是“”场老手,自然也很清楚像胡妍玫这样的女人不是随便就能搞定的角色,自己虽然已经造成了一次事实,但要击破她贞节的防御却还有很长一条路要走。

 “能让我想要再搞一次的,也只有你了。”陈百胜说道。

 一听到这个“再”字,胡妍玫原本透红的俏脸“刷”地变得死白,颤声道:“你…你这畜生…已经…已经…”

 “没错,我已经干过你了,而且在你才刚堕胎的里面…”陈百胜满脸笑,说道:“不过你也可以放心,我已经帮你装了避孕器,就算再个几百几千次,你也不会怀孕。”

 “几千…”胡妍玫几晕去,想到自己已被这衣冠禽兽强暴过,就觉得一阵恶心。

 “不过你放心,我会让你到不知道被过几次的。”陈百胜笑着扑上胡妍玫的娇躯,尽情地‮弄抚‬着她。

 “不要…不要…”胡妍玫不断尖叫着、反抗着,但身体却渐渐违逆她的意志,合着陈百胜从无数女人身上锻炼出来的妙技。

 丈夫的身体非常健壮,在上的表现也让她很满意,但或许是经验或者年纪的关系,丈夫从来没有像陈百胜这样仔细地开发、爱抚着她身上的感带,此时的胡妍玫只觉得自己一颗心都专注在陈百胜的双手与嘴上,它们游移到何处,自己的意识就跟到何处。

 “啊啊…不…嗯…”胡妍玫娇着,额头微见汗珠,‮腿双‬之间已是一片淋漓,一双粉尖甚至鼓得有些疼痛。

 陈百胜满意地看着胡妍玫被火蒸熏得更为丽的脸蛋,接着扣起双手的食指“啪”地一声轻响,两手指不偏不倚地弹在胡妍玫坚头上,她瞪大双眼,两腿一阵颤抖,一股小小的水箭从刚被剃光发的出。

 “喔?Femail ejaculation(女),这倒是不常见。”陈百胜看着胡妍玫股间颤抖着的瓣,以学术研究的语气说道,不过他接下来又说:“你大概听不懂这是什么,通俗说法就是『吹』,懂了吧?”

 “呜…”胡妍玫偏过头去,她早知道自己拥有这种体质,但却不愿承认自己被这个强她的兽弄得出来。

 陈百胜右掌盖着她的,忽轻忽重地按着,同时像画圈一般磨转着,搞得胡妍玫中不断涌出温热的水,被绳子束缚住的手脚也胡乱地扭动,若非还有一层厚厚的绵布隔开,她的手腕脚踝上早就被绳子磨出伤痕来了。

 “这么,想要了吧?”陈百胜终于玩够了,将右手放到胡妍玫面前,让她看到手掌上属于自己的大量水。

 “没有!”胡妍玫否认着,现在她的脸蛋倒是和名字相符得很,红得像朵丽的盛开玫瑰。

 “还嘴硬?”陈百胜并不急着入她,刚刚才发过一次,自己的耐还很多,他继续爱抚胡妍玫,不管她再怎么尖叫着不要,他都不理会她,只顾着用手指和舌头将她的望不断拨起来。

 陈百胜改变了一点战略,他精准地控制着爱抚的强度,让胡妍玫不断攀上顶峰,但就是在最后一刻停止所有动作,甚至带给她痛楚,硬是不让她得到那至高的享受。

 越燃越炽烈的火烧灼着美丽‮妇少‬的理性,熟悉爱的体忠实地随着陈百胜的把玩而摆动,两腿之间的单上早已被她的爱了一大片,从她水汪汪的哀怨双眼来看,就算能再撑也熬不久了。

 不过胡妍玫在贫困的生活中锻炼出来的韧依旧超越陈百胜的估计,在他又花了半个小时去挑逗她,对方却仍是咬紧牙关死不认输,纵使身体已经完全准备好了,纵使发望已经噬了她的理性,但她心中仍然留着丈夫与孩子的身影,阻止她吐出恳求的话语。

 “老公…”胡妍玫梦呓般地呢喃着。

 陈百胜心中一阵嫉妒,对这美女所深爱的丈夫起了强烈的敌意,不过念头一转,他立刻对着胡妍玫说道:“别叫了,你这个不贞的妇。”

 “啊!”胡妍玫脸色大变,反驳着:“我才不是!”“你别忘了,你已经被我干过一次了,你丈夫如果知道自己的老婆被别人上了,不知道会怎么对付你…”“不!不!不会的!是你…是你强我的,我要告你…”“告我?可以啊,只要你不在乎被丈夫知道他的老婆被另一个男人弄得那么、那么,还体内的话…”陈百胜毫不在意地说道:“反正我有钱请律师,大可和你们耗下去。”

 “呜…”胡妍玫双目含泪,瞪着陈百胜。确实,自己家根本没有钱和财大气的陈百胜对抗,加上一想到得让丈夫知道自己的丑态,胡妍玫的决心就软了下来。

 一看到胡妍玫的表情,陈百胜就知道这一注押对了,因此立刻落井下石,说道:“只要你顺着我,我保证你的生活情况会比现在更好,你丈夫也不会知道,这不是很好吗?”

 似乎被陈百胜说动了,胡妍玫的脸上显现出难以决定的表情,如果有了钱,家中的经济自然会有所改善,但只为了钱就要把身体交给他玩

 “啊…”胡妍玫思考之间,陈百胜仍持续着对她的爱抚,甚至将她的水均匀涂布在她剧烈起伏的双峰之上。在这种情况下,胡妍玫只觉得陈百胜的建议似乎比当场撕破脸的好,反正只要不说,丈夫不会知道的。

 这一切都是为了心爱的丈夫和孩子。

 胡妍玫紧闭着双眼,脸颊红通通地,像献出初夜的少女一般,轻轻地点了点头。

 “呵呵。”陈百胜计得逞,兴奋地叫出声来,一双魔爪更是积极,弄得胡妍玫哼不已。陈百胜发挥出媲美日本某加藤氏的指技,右手食中二指直刺‮妇少‬饥渴的深处,并快速着。

 “啊!呀啊!不…不要…快停…停下来…啊…”胡妍玫像快断气的人一般,艰困地吐出每一口气,‮腿双‬用力撑在上,沾满爱部完全悬空,但却仍逃不过陈百胜两手指的蹂躏。

 “不…不要…我会完蛋的…真的…要…死了…啊!不…啊呀呀!”胡妍玫全身一阵颤抖,砰地一声瘫在上,火热的紧夹着陈百胜的手指,比先前更多的而出,弄得他满手都是。

 “哈啊…哈啊…”胡妍玫着气,双眼蒙地看着天花板,从来不知道区区手指也能让她得到这么猛烈的高,心中不自觉地涌起一阵莫名的甜蜜感。

 “怎样?舒服吗?”对于陈百胜的问话,胡妍玫只能红着脸不敢搭腔,她不敢承认自己被丈夫以外的人弄上高,何况对方还是个意图强自己的恶徒。

 “如果还想要的话,就让我看看你的诚意吧。”

 “诚意…”胡妍玫睁开美目,正想发问,但一看到陈百胜把他的放在她面前,就算不问也知道了。她也不是没有口的经验,只是除了丈夫以外,连夺走她‮女处‬之身的初恋男友都没有福气享受这个服务。

 看着陈百胜的,胡妍玫芳心大跳,不由自主地拿来和丈夫比较着。就尺码来说,不管是细或长度都是丈夫的比较大,但其实陈百胜的也已经比普通人还大很多了,只是赵天财的“本钱”实在雄厚得过分,以致于相较之下还是矮了一截。

 (讨厌…我在想什么…)胡妍玫从思考中惊醒,体的需求让她毫不抵抗地张开樱,将陈百胜的含了进去。

 “嗯…”尝到与自己水的气味,胡妍玫终于确定对方果然已经蹂躏过她了,接着不同于丈夫的浓厚男气味扑鼻而来,又让胡妍玫心慌意,不知道该先觉得害羞,还是期待这个男人的侵犯。

 “不错不错…”陈百胜得意地看着胡妍玫,他会这样刻意表现自己的原因,是因为他有自信比大小不会输人,因此才会让胡妍玫这个小美人儿看看他这极富吸引力的部位。

 当然,得意的他并没有发现胡妍玫应付他这巨的技术非常熟练,这是因为她平时都得面对丈夫那几乎满她整个小嘴,对于这小丈夫一号的自然也是驾轻就

 不过有件事是胡妍玫承受不了的,就是陈百胜的挑逗,那进内心的感觉让胡妍玫终于开口恳求他:“请…请进来吧…”

 陈百胜笑着,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将它放到了胡妍玫饥渴的外,轻轻地顶着它。

 “不要…不要逗我了…”

 “好好好…”第三个好字一出口,陈百胜整个人往前一冲,直没至底,同时上身也趴在她身上,让她能感觉到自己的体重与存在。

 “啊!”胡妍玫娇叫一声,身躯一阵颤抖,期待已久的充实让她有种莫名的幸福感,浑然不觉自己是被陈百胜强的。

 她扭着凑着陈百胜的进入,对方不愧是妇产科医生,对于女体的神秘知之甚详,三两下就把胡妍玫搞得快丛生,叫连连,若非手脚都被绑住,她大概早已主动抱着陈百胜了。

 “啊…好…好舒服…好…你…好厉害…哦…我要飞了…啊…”胡妍玫全身颤抖,又来了一次高

 陈百胜深一口气,抵御着她火热径的榨取,同时挤捏着她柔软的房,拇指沿着晕四周时缓时急地画着圈。

 这样的刺让高过后的胡妍玫维持着相当的快,只见她双目半开半闭,秀雅的脸庞上情洋溢,一张樱桃小嘴微微打开,像在恳求更强烈的刺一般。

 “你真是个让人着的小恶魔,从以前到现在,还没有哪个女人能让我这么想要连续搞好几次的呢!”陈百胜赞叹着。

 胡妍玫是个美女,这点她自己很清楚,虽然家境让她无法把钱花在装扮自己上,但那股自然的国天香依旧能穿透朴素无比的打扮,显现出美丽的光采来。

 “嗯…不要…讨厌…”胡妍玫闭着眼娇嗔道。

 “我要继续动啰,小美人儿。”陈百胜动着,四处探索着胡妍玫的径,凭感觉在脑中画出其中的“地形”后,才对着她的‮点G‬重重戳去。

 “呀啊!”胡妍玫大叫一声,全身又起了一阵颤抖,脑中立刻被强烈的快所占据,面对陈百胜后续的,她只能任由自己的体支配她的行动,在这个男人的怀中放叫、扭摆着。

 “啊…你好厉害…我…我会死…啊…不要…不要再…顶…哦啊…会…会去…”

 “呼…呼…要去…哪里?”陈百胜着气,一次又一次地着她,虽然已经生过两个孩子,不过胡妍玫的小还是一样美好,甚至比一些陈百胜玩过的‮女处‬更紧。

 “讨…讨厌…人家…要…要身了…不…不要停…给我…给我嘛…”胡妍玫吐出不知羞的恳求话语,道德的矜持在望的煎熬下根本就是微不足道。

 陈百胜一听到她快要身,马上停下了动作,伸出右手食指与中指,从具之间钻了进去,乘着大量水的润滑直取她的‮点G‬,扣将下去;同时,拇指按在她充血的核上,磨转着。

 “啊啊啊…”胡妍玫身体搐得更厉害,两行清泪过光滑的脸颊,紧夹着陈百胜的手指与,大量热而出。

 “又高了?”陈百胜取笑着她,继续埋头苦干,还刻意将她的水弄得发出响亮的水声。

 “嗯…是你…你害的…还说人家…”

 “喔?那为了表示歉意,我只好让你上天啰!”陈百胜果然说到做到,在她的尖叫声中,不断发挥出他的真本事。

 “不…我…啊呀…会…会死…真的…啊…哦啊…哦哦…唉…啊…我…啊…不要磨…人家…里…要…”胡妍玫娇躯像上了岸的鱼一样弹跳着,把弄得像要拆了一般。

 “你真,这样你丈夫怎么受得了?”陈百胜着气,继续冲撞着她的心,连他都不敢相信迈入中年的自己还有这么威猛的表现。

 胡妍玫自然不想说丈夫每次都能把如此的自己搞到晕倒,何况她现在也没能力说三道四或者比评哪个比较好,只能拼命扭的进入,欢喜地叫出自己心中的

 被绳索绑住的体无法尽情动作,反倒让胡妍玫的快更为强烈,身经百战的陈百胜自然也发现这点,因此不管她在怎么恳求,陈百胜都不愿意解开她的束缚。

 和丈夫不同的感觉,让胡妍玫的内心充满背德的愧疚感,但被紧缚的体却又贪求着的喜悦,这样的落差让她不自觉地渴求快来逃避道德的谴责。

 “喔喔…哦呀…好…好…我…搞我…用力点…用力…”

 生米既已煮成饭,胡妍玫只得含泪闭上双眼,将自己完全投入爱当中,欺骗自己毕竟也只是个女人──一个只要有子,不管是什么东西都可以上的女人。

 “小妇,被绑起来搞真的那么?”陈百胜在她耳边低语。

 “我…我不知道…不要…不要问…搞我…快…”胡妍玫起下身,努力地凑着。

 陈百胜戮力而为,让胡妍玫彻底地享受身为女人的幸福快,他扶着美丽‮妇少‬因汗而变得滑溜的‮腿双‬,前后左右以各种不同的角度和力道刺入她水四溅的

 被绳索束缚住的感娇躯一,胡妍玫的体完全背叛了她的意志,原先兀自顽抗的‮腿双‬现在若非被绳索绑住,只怕早已紧紧勾着陈百胜的,像鳖一样死咬着不让那带给她强烈美妙感受的子离开了。

 但不管彼此的快有多强,的喜悦却并非能永恒留存的珍宝,一阵颤抖之后,陈百胜的在‮妇少‬体内

 “啊啊…不要…”胡妍玫身躯颤抖,小腹中的灼热让她再度想起背叛丈夫的事实,但自己可悲的却欢喜地住对方的,子口也仿佛不想让任何一点离开一般啜着。

 “呜呜…”

 虽然绳索已经解开,但胡妍玫却仍维持着先前的姿势瘫在上,被人强还达到多次高的残酷事实让她近乎崩溃,只能彷徨无助地哭泣着。

 反观陈百胜却是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他穿上衣服,拿起一旁胡妍玫的手机记录着,然后对她说道:“过几天我会再找你出来,到时候让我看看你是不是个聪明人吧。”  M.mmFfXs.COm
上章 己凄人凄 下章